妈妈教掉明女儿用木棍走路,被反问:每小我都用棍子吗?妈妈哭了

点击视频了解更多,进入腾讯乐捐链接:失明然然想见光】可帮助孩

“嗒、嗒、嗒……”在云南省昭通市的一处空地上,不时传来木棍敲击的声音。“安然,走在路上,一定要用小棍子试探一下前面有没有东西,知道吗。”王丽紧握着女儿的手,小心翼翼地带着她往前走着。“妈妈,每个人走路都要用棍子吗?”女儿的一句话让王丽心头一震,安然扬起头,天真的模样,却让王丽不禁转过头泪流满面。图为王丽和女儿安然。

“我不知道女儿做错了什么,多种先天性心脏病差点要了她的命,我拼尽全力把她留下,可老天似乎不想让她好好活下去……”杨安然只有2岁多,她本应该用最纯洁的眼睛去欣赏新鲜事物,可一只浊白的眼球和一只根本睁不开的眼睛蒙住了她的“窗”,这也成了王丽一直不敢面对的伤痛。图为病房里,王丽陪着安然玩耍。

王丽和丈夫杨博是一对90后夫妻,家在云南省昭通市。曾经是初中同学,2019年步入婚姻殿堂。婚后不久,王丽就发现自己怀孕了,不料带来的却是一场厄运。

2019年12月8日,产房里的一声啼哭带走了王丽生产的疼痛,她迫不及待地看了看女儿,当时孩子眼睛还没有睁开,稚嫩的小脸让王丽心都化了。夫妻俩为女儿取名叫杨安然,随着时间流逝,安然慢慢睁开了一只眼睛,爸爸刚想看一眼,却发现女儿的右眼内一片浊白,根本没有黑色眼球的存在,而另一只始终也睁不开。图为王丽陪着女儿看书。

“左眼完全失明,右眼玻璃体欠光滑。”检查结果让家里迎来新生的喜悦荡然无存,瞬间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霾。“怎么会这样?明明产检都没有问题啊。”王丽再次看到女儿后,眼前的样子让她痛哭流涕痛哭,怎么也不愿接受这样的事实。半个月后,他们带着女儿到重庆等更加权威的医院做了检查,可一切都没有改变。图为在室外玩耍的安然。

“医生,求求你,想办法把我的眼睛转给她吧,孩子还这么小,没有眼睛该怎么活下去啊!”绝望之下的王丽,每天抱着女儿生不如死,她想把自己的眼睛给女儿,可医学上并不允许。走投无路之下,她甚至想过带着女儿一死了之,可女儿依偎在自己怀里,即便不知道妈妈的模样,也整天循着妈妈的声音笑呵呵的,王丽最终决定咬咬牙,带着女儿坚定地走下去。图为王丽为女儿的手术费发愁。

这些年,王丽每天四处打听哪里的医院能治疗女儿的病,偏方草药也喝了无数,本就有限的收入也全部花到这上面。但安然的病情一直没有改变,王丽的心也慢慢沉入了谷底。可她不知道,更大的磨难还在等着她。

2020年年底,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准备迎接新年。安然却因为突发肺炎住进了医院,本来欢快的气氛也变得凝重起来。幸运的是,在医院住了9天院,经过医生的全力救治,安然病情得到了救治。就在王丽松了一口气准备带女儿出院时,医生在给安然检查时意外发现孩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。医生说让孩子长大点心脏做一个微创手术就好了,可由于肺炎影响,导致肺动脉高压、主动脉反流等多种并发症 ,只能马上做开胸手术。图为王丽教女儿走路。

六神无主的王丽同意了医生的治疗方案,随即安然被紧急转院到泸州医院做了手术。每次回想起这次手术的经历,王丽都心有余悸:“5个小时啊,我从来没觉得时间是那么漫长,每一分钟都是煎熬,我一想到女儿有可能再也见不到了,我就哭……”图为王丽教女儿走路。

回到病房恢复意识的安然紧紧抓着妈妈的手大哭着说:“妈妈,有虫咬我胸口,疼,妈妈救我……”听了女儿的求救,王丽心如针刺,赶紧安慰女儿:“乖,虫已经跑了,很快安然就能回家了。”术后,安然需要做康复治疗,母女俩只能在医院里过新年。

端着热气腾腾的饺子,王丽问女儿新年有什么愿望。安然奶声奶气地告诉妈妈:“妈妈给我讲故事说彩虹有七种颜色,漂亮极了。可是我从来都没看到过,妈妈告诉我长大就可以看到了,我希望能快点长大。”看着女儿天真的面庞在那认真许愿,王丽再也忍不住眼泪,哽咽着附和女儿:“对,长大了,安然就能看到了。”图为王丽照顾女儿喝水。

也是这次经历让王丽意识到,女儿治疗这段路,每一步都是荆棘丛生、危机四伏,她和女儿都不能再等下去了。她更迫切地想要医好女儿的左眼,不想为自己和女儿留下什么遗憾。可是多方打听后,只有北京上海的大医院才有机会治疗女儿的眼睛,费用最少也需要数十万元。这对于一辈子也没有看到这么多钱的王丽来说,在看到希望的同时,也陷入绝望之中。图为王丽教女儿认识盲人行道。

女儿出院回家后,王丽开始四处筹钱,因为她打听到女儿越早治疗的希望越大。可她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,孩子奶奶多年前便患有宫颈癌,一直需要吃药治疗。尽管,孩子奶奶停止了自己的治疗,想要全力救治孙女,想要筹够这笔钱仍然是难如登天。更何况,女儿治疗以来家中早已经负债累累,就连生活下去都成了问题。图为王丽陪女儿做治疗。

她找来一根小木棍,开始教女儿训练走路。“来,两臂自然下垂,右手拿着木棍,棍子的头部点向身体前面的地面。”王丽耐心细致地教导女儿怎么用木棍锻炼走路,怎么辨别生活里遇到的危险。她把女儿常用的杯子、碗等生活用具放在固定的位置,每次都会让女儿自己去拿。安然训练不顺利,时常摔倒,看着女儿大哭着求自己抱抱,王丽也狠心地不去管。“我不知道还能陪女儿多久,女儿总得活下去啊。”图为医院过道里的母女俩。

现在王丽仍然为女儿眼睛的治疗费筹集努力着,不管未来再难,她也会坚定地走下去,她做梦都想看到女儿恢复视力的样子。她已经尽了最大努力,可是数十万的治疗费就像一座她怎么都翻不过去的大山,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给女儿迎来希望。图为王丽陪女儿在盲道上走路。如果你要帮助孩子,请进入腾讯公益乐捐链接:【失明然然想见光】也可进入微信—支付—腾讯公益—搜索【失明然然想见光】完成捐赠。原创作品,禁止任何形式转载,侵权必究!

点此返回资源网

 分享

本文由网络整理 ©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共  条评论

评论

  •  主题颜色

    • 橘色
    • 绿色
    • 蓝色
    • 粉色
    • 红色
    • 金色
  • 扫码用手机访问

观看记录